文学 National Literature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诗歌

阿索拉毅|立在小凉山野胸上挖掘诗矿(第一部)

作者:阿索拉毅 发布时间:2020-03-14 原出处:彝族人网
彝族人网,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yizuren.com

致彝山诗神们

 

你们  骨头里装填着彝人图腾的黑巨石

一群随时高举鹰旗向四方布道的思想者

像深邃的夜空布满神秘的星子

狂放  前卫  故作巫师的预言和深沉

视权威和命运为彻底策反的借口

学会一点诗歌的伎俩就目中无人

欺世盗名    批判真理又自圆其说

而我相信:    

这就是你们的意义

 

你们  以诗人的名义  彝文化的传承者

蛮横  狂放  爱恋  大口地干酒干肉

把自己想象成李白再世  屈原还魂

为人类的前途忧心忡忡

为社会的黑暗摇旗呐喊

害怕大海没有你们将会枯干泪水

害怕宇宙没有你们将是一片死寂

而我相信 :   

这就是你们的意义

 

你们  人类驰骋旷野的自由灵魂

一群提着亮堂的黑刀四面出击的理想主义者

被现代神话全面围剿的夷文化象牙塔里

懂得运用自身天生的野性挑战任何流血的寻衅

懂得蛮国现代的天空更需要一件温暖的披毡

在灵与肉之间架起一座信仰永恒的天桥

在迷惘与失落之间找回族群存在的意义

而我相信 :   

这-就-是-你-们-的-意-义

 

 

紫孜妮楂,对你永远不可原谅

 

紫孜妮楂,爱情与魔鬼的化身

紫孜妮楂,忠贞与仇恨的交织

人们在深夜里一万次传唱你

毕摩在经卷里一万次念诵你

 

生活在大渡河畔的彝人阿索拉毅

在孤独的一个人的晨曦园

在孤独的一场夜秋雨后的晨曦园

走进你在上古时代凄美而绝世的爱恨情仇

心里再一次不复平静

对你又爱又恨的矛盾再一次在心绪泛滥

 

紫孜妮楂,请愿谅我只是一个凡人

几千年了,我还是没有走出传说的结局

你是一切魔鬼源头的事实。这虽然很残忍

但每年为了驱除挞伐你变化的万千魔鬼

彝人从来就没有消停过对你一次又一次的诅咒

 

紫孜妮楂,我不虛伪,我只是一具凡身肉体

我经不起你的诱惑,经不起你在我面前晃荡

经不起你对爱情的惩戒象驱散不尽的乌云

永远笼罩在巫性弥漫的大西南彝人的天空

永远不可原谅你将惩戒实施在更多无辜的彝人身上

 

 

吃洋芋的彝族老人

 

到底是叫土豆,还是洋芋?

当它越洋而来遇到高山彝人

生命就形成另一种灵魂的重塑

改变了彝人上千年来吃荞麦的命运

原来的洋芋已经改称为土豆

现在的土豆已经改称为神豆

但彝人把洋芋还是称之为洋芋

我们誓死不抢洋人的专利

只是到餐馆点菜时偶尔还是点份炒土豆丝

我想说这是我被汉语切割的迷茫

作为一个地地道道的小凉山彝人

我的生活充满迷茫,我的世界充满迷茫

迷茫已深入我的骨头、骨髓、骨核

我承认这是我们这一代人的宿命

但不要认为这很悲观

我还没有见过面对生活悲观的彝人

就像面对这个留有天菩萨的老人

当他津津有味地吃起火塘里烤熟的洋芋

有一句当下时尚的话来说:

我的心也是被酥醉融化了


 

愤怒的遗产

 

枯袋睡觉的窑居里黑经群

发出阵阵令人迷惑的光芒,

一只传统的虎王嘴唇中吐出的

指令缤纷缭乱如庆典的彩丝,

扰乱一场游街抗议的秩序。

 

暴动一次又一次发生,

理由一次比一次充足,

但都被自己灵魂深处的铁鹰

镇压在一座没有尽头的山巅,

没有任何滚翻浪花的余地。

 

无由的愤怒涨满空旷的心河,

脸色铁青的石头不知要扔到那条沟去?

每一条沟都通往一座死亡的迷宫,

每一条沟都通往没有尽头的山巅,

没有选择的选择让鬼也痛苦不堪。

 

有一张畸形的脸从山巅的镜子里伸出来,

似语非语的呢喃声在喉结里跳动,

但终也没有让谁也听清其中蠕动的暗语,

那是千年不破的谜语吗?不知道!

那是承传千年的口信吗?不知道!

 

似是而非中阳光戴着黑暗的帽子,

乌鸦教唆邪恶走进雪族的领地,

一只风湿鬼钻入骨角深夜的疼痛,

一条大河流淌祖谱峥嵘的岁月,

但都在魔法师的水晶球里化为虚无。

 

女人们都在大街上袒胸露乳,

男人们都在火葬场光亮膀子,

衣服倒着穿,鸟屎头上飞,忌语随地尿,

一切的忌讳理所当然地变成大行其道,

一切的荣光放大镜下发出叹息的哀伤。

 

这是谁留下的财富?这是谁留下的遗产?

如此丰富而充满怪异人海底的讥笑,

而这一切都只是昨夜梦魇中的序曲,

还有更大的沙尘暴带着一笔笔愤怒的遗产,

像海浪一样涌向世间防不设防的心的堤坝。

 

那站在天上的神灵,那活在心魔的怪兽,

面对这笔愤怒的遗产都面临如何取舍?

谁又站在八千年前画下的一个八卦图前祈祷:

愿无辜的石头在棋谱的残局中安宁!

愿守着死尸的存在获得灵魂永生的解放!

 

 

金子和太阳熔炼成沃土的地方

                 

在那金黄的阳光炽烈的照耀下

阿普笃慕的子孙骑着十万匹骏马从远古走来

阿普笃慕的子孙敲着十万只羊皮鼓在十万座峰顶上狂舞

阿霍金阳,像一个刚出世的婴儿,吮吸着母族的乳汁

阿霍金阳,像一个永远不愿醒来的美梦

沐浴着这片土地上生生不息的人们

自从雄鹰滴下血珠,自从六祖分支

阿霍金阳,一个记载在彝文经书上不朽的传说

是一粒红彤彤的太阳在母族的胸膛上散射光芒

是支格阿龙的神马留下的永不消逝的神圣蹄印

是日则姆谷呼唤神灵降妖除魔留下的一道七色的彩虹

自从洪水泛滥,自从太阳躲进云层,自从金沙江金水从天而降

阿霍金阳,就是金沙江畔一段用鲜血和荣誉写成的历史

像北极星指引着幸福的人们获得兹莫格尼的祝词

阿霍金阳,就是金沙江里自由出没的神鱼

预示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走向自由美好的生活

 

在那金黄的阳光炽烈的照耀下,阿霍金阳

就是那十万个美丽的姑娘变成的十万亩索玛花海

每一棵索玛树都涂有女人思情的脂粉

每一朵索玛花都散发女人馥郁的芳香

那十万亩索玛花海就是

金黄的阳光炽烈的照耀下女人美丽的玉体

是的,在那金黄的阳光炽烈的照耀下

阿霍金阳,其实是一个神秘、智慧而令人敬畏的大毕摩

在那云雾缭绕的巍巍狮子山上九天九夜念着实现奇迹的祝语

深深地吸引着远方的客人在此饮一杯格散别散的美酒

深深地吸引着远方的客人在此留一份海卡妞卡的心情

阿霍金阳,你的山峦是吉祥的丰碑,你的峡谷是快乐的故地

阿霍金阳,白魔芋是祖先埋在土石间留给子孙的银锭

阿霍金阳,青花椒是山神挂在山腰彰显魅力的绿宝石

你那涌动的血液溢流着苦丁山林升华的青春

你那如雾的肌肤滑落出蚕桑孕育图腾的青叶

 

阿霍金阳,在那金黄的阳光炽烈的照耀下

我不说那如诗如画的百草坡,也不说那巧夺天工的瓦屋溶洞

更不说那丰满健壮的石姑娘和神奇飘渺的波洛云海

只说那彝人传奇中的传奇龙云的故事就足够人们思考一生

不信你还可以去看看龙云的父亲纳吉瓦蒂的墓地

那三棵青冈树已长成参天大树直插苍穹

 

阿霍金阳,在那金黄的阳光炽烈的照耀下

其实你就是那传说中英雄支格阿龙神箭射落的烈日

是阿霍古人最后留连的眼泪,阿普笃慕的子孙永远的骄傲

是沙玛、阿力、海来、马海凉山四大土司世袭的黄金土地

阿霍金阳,这世间最美的索玛花,这世间最响的铜鼓声

从开天辟地,从万物诞生,从毕阿诗拉则施展神术以来

这片土地人们脱口而出的总是彝人厚重的迁徙史诗

这方山水浩荡而来淘滤的尽是不朽的史前传说

阿霍金阳,披着神鹰一样翱翔的披毡,迈着骏马一样飞快的步伐

迎着那天空中撒下的金黄阳光,迎向那金沙江飞泻而下的阵阵洪峰

十七万各族儿女正阔步迈向:

农业立县、工业富县、商业兴县、人才强县、生态亮县的康庄大道

 

阿霍金阳,在那金黄的阳光炽烈的照耀下

阿霍金阳,金子和太阳熔炼成沃土的地方

阿霍金阳,水神和日神协力造福人类的乐园

  


群峰林立的杨河,似突兀而立的千万只雄鹰

 

群峰林立的杨河,十里只见巴掌天

伸手可捉月亮下油锅

脚踏大地尘飞扬,土结冰,鸡横飞,蛋乱打

 

群峰林立的杨河,北边有一座山峰叫团岩

山中岩洞长满的石钟乳争奇斗艳

一九四六年一架民国的铁鹰折翅后撞上它

巨大的撞击让整座山地动山摇

巨大的撞击引来山上的彝民前来抢夺

七十年后登上去召唤还能听到铁鹰悲鸣的回声

 

群峰林立的杨河,七个太阳六个月亮天空转

身披白毡的黑彝木干手握机关枪射向天空

作为一方呼风唤雨的大头人统兵三千造反

最后反掉自己卿卿三十五岁正当壮实的生命

这像是一个昨天才发生的传说令人唏嘘感慨

 

群峰林立的杨河,历史上也曾有繁华集市

官家的桥碑还立在那里

如果闭上眼还能看见生活在晚清的人们

在人来人住的集市上论斤压价的熙熙攘攘

时光还不远 ,但繁华总有落尽的一天

 

群峰林立的杨河,似突兀而立的千万只雄鹰

三万尺的悬崖仿佛被黑刀切去一半

另一半被千万条山中的暗河和瀑布冲走

只有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才能造就此等奇观

只有足够耐心才能等到阳光从缝隙中照进一线天

 

杨河,杨河,梦里开花又结果的杨河

骑马走过十里,赶羊走过又十里,山上的牧民

月光下把叮当作响的羊群赶进竹建的羊圈

人们在梦里听见彝人母亲唤魂的长音在夜里飘远

人们在梦里听见撵鬼的羊皮鼓声忽远忽近

 

炊烟袅袅的杨河,云雾缭饶的杨河

其实还有一丁人间烟火的气味

但你不要认为人类只是匆匆的过客

手捧清凉的杨河水,我的心里也是亮堂堂

喝一口凉透骨彻的杨河水啊,不想爹不想娘

只求娶回一个水灵灵的彝家女子

落地为寇,再甩它十里赶羊鞭

羊鞭上会有千万只蝴蝶飞向时间的终点

而我必定是杨河的又一个匆匆过客

彝族人网,彝族文化网络博物馆,yizuren.com
编辑: 洛波亚莫 发布: 洛波亚莫 标签: 阿索拉毅 组诗 小凉山
收藏(0 推荐(
本站仅限会员评论。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内容。 您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