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Culture and Art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艺 > 演艺•活动

整部剧没有一句台词,彝族歌剧《听见索玛》以情动人

作者:荀超 发布时间:2020-11-17 原出处:华西都市报

image.png

《听见索玛》整部剧没有一句台词,全部用唱段表达。

在悬崖的天梯上,彝人的高腔吟诵着一个古老民族的力量与崛起……“我不是月亮,看不见山外;山外那座山,我渴望看见。索玛开了,我听见我听见……”

image.png

《听见索玛》剧照

2020年11月7日晚,民族歌剧《听见索玛》在西昌金鹰大剧院首演,拉开了2020中国西昌·大凉山国际戏剧节的大幕。作为迄今为止我国西部唯一的国际戏剧节、世界冬季戏剧节,本届戏剧节以“回归和凝望”为主题,立足戏剧展演、戏剧论坛、戏剧孵化、戏剧教育、戏剧生活、戏剧文创、戏剧旅游等七大内容支点,践行“戏剧即生活”的理念,倡导戏剧创作社会化、戏剧欣赏大众化,打造戏剧的“香格里拉”。

讲述脱贫攻坚 彝族村寨的真实生活

“我不是大雁,掠不过山峦;我不是太阳,不知晓天地冷暖。月亮升起,辉映夜色的脸;山峦侧耳,倾听月缺月圆;我不是月亮,看不见山外;山外那座山,我渴望看见。”首演当晚,《听见索玛》一开场,就通过一句句极具彝族特色的吟唱,让现场观众感受到了大凉山的苍茫辽阔。

image.png

《听见索玛》剧照

该剧讲述了在脱贫攻坚决战决胜之年,山腰上最后一个彝寨阿列村搬到山下的彝家新村。此时,86岁的老村长伍达和9岁的留守儿童拉虎悄悄离开新村,踏上了回彝寨的路途。在第一书记木且带领众人追寻他们的过程中,支教老师、牺牲在缉毒一线的年轻警察、在外打工多年返乡创业的“网红”、每个春天都来拍摄大雁的摄影师等人物纷纷登场……

“老村长为什么要回到山腰上的彝寨?搬迁后的彝族人能否真正适应新的生活环境和生活状态?是本剧真正想要探讨的内容。”该剧艺术总监、编剧李亭介绍,近年来,全国围绕脱贫攻坚题材创作的文艺作品层出不穷,凉山“悬崖村”更是社会关注的焦点,《听见索玛》不单单是展现脱贫攻坚的“命题作文”,更多的是反映彝族人民在搬离家园这一过程中真实的生活、状态、想法,让观众真正感受到这个民族的“觉醒”。

在2个多小时的演出中,“戏剧性”贯穿在剧中的每个人物身上。伍达和第一书记木且成为故事展开的两个支点。伍达是1956年民主改革时期的第一任村长,他见证了六十四年前彝族从奴隶社会一步跨千年,古老的彝家山坡布满了他的思念。而年轻的木且不仅是投入脱贫攻坚战的第一书记,更是转变群众观念的扶志者。

image.png

《听见索玛》剧照

全剧没有台词 《听见索玛》全部唱出来

“对于老一辈彝族人来说,不管是在山顶还是在山腰,那里是他们从小长大的地方,生活上虽然不富裕但精神生活却很满足。而对于年轻一代彝族人来说,他们想冲破大山、想出去闯闯、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导演吴晓江认为,剧中年轻人与老一辈之间发生的一系列的冲突,恰恰反映了脱贫攻坚给彝族人带来的变化。这一过程中,他们的生存和生活状态慢慢发生了变化,一个个生动、鲜活、丰满、有血有肉的人物串联起了这个“真实”的故事。

作为一部民族歌剧,《听见索玛》整部剧没有一句台词,全剧13幕戏全部用唱段表达。本剧作曲刘党庆表示,这在他的创作生涯里还是第一次。“歌剧作为一种舶来品,我们应该用自己的方式去解释和运用它。”在刘党庆看来,彝族音乐是少数民族中最具特色的音乐之一,极强的戏剧性很适合在歌剧上发挥其优势。本次《听见索玛》的唱段创作采取了彝族原生态调式与彝族现代民歌相结合的方式,使之在保留彝族元素的基础上更加朗朗上口。同时,美声结合RAP等演唱形式也能够在引起观众共鸣的同时,更容易达到以情动人的目的。

此外,该剧唱段中还运用了大量“叠唱”的形式,“规矩”“觉醒”等极具矛盾冲突的唱词同一时间从伍达和木且口中唱出,让整部剧的矛盾冲突一目了然,很好地推动了情节发展。

值得一提的是,本剧除了角色演员外,彝歌队伍均由凉山州当地的彝族演员组成。其中,吉力么扎子作为一名自由吟唱者,她的彝人高腔贯穿了《听见索玛》全剧。“我虽然唱的是伍达的故事,但更是身边每个彝族同胞的故事。”剧中,吉力么扎子高度还原了《听见索玛》的原生态和情深意切,在她的歌声里,观众仿佛身临其境,看到雄鹰飞过的山谷、悬崖天梯上的家以及发生在伍达、拉虎、支教老师、牺牲在缉毒一线的年轻警察等人身上的故事。每一个剧中人的命运变化、每一段故事情节的跌宕起伏,都通过吉力么扎子的表演,真实展现给每一位观众。 

(封面新闻记者 荀超)
编辑:阿布亚 发布: 阿布亚 标签: 彝族歌剧 《听见索玛》 凉山国际戏剧节
收藏(0 推荐(
本站仅限会员评论。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内容。 您好: